执念之声息,无言也不离

向日葵倾心于最接近阳光的地方,于是,她习惯不断转身,执着回首,只为捋 得一瞬明亮;山茱萸 扎根于最接近天空的方向,于是,她着手抚摸风向,吮吸滋养,只为唤得漫野清香。 执念之物象,是最接近于爱的方向。

炽热的岩浆受过溪泉几千年的润洗,洗掉了温度,也流掉了棱角,沉淀着的冷峻温柔,引得游人迷离;粗犷的大地受过雨雪亿万次的抨击,洗掉了尘泥,也滋生着绿意,崎岖后的晴空万里,恰得万物生息。 最接近于被爱的气息,是无言也不离。

有一人爱,就有一人被爱。这,是最普适的道理。

茫茫人海中,目光只聚焦一个人的面孔,寂静地心砰,却泛起微烫的颊红;浩瀚话簿里,余光只触及一个人的声息,良久地焦虑,却还是在拨号中挂机。因一人而沉寂,抑或为一人而犹豫,这些都萌生在青春期。 这,或许是爱?

在生命已经逝去的四分之一里,有一个人,视我为她生命里珍贵的初恋。在生命依就漫长的四分之三里,将有两个人,把我当他们生命里最大的宝贵,尽管,我鲜能让他们安心。 这,或许是被爱?

只是,爱与被爱并不完全互补,在爱人的时候,感觉总是很丰满。而被人爱,总是会先饱经岁月的浸染,才知道被爱也不凡,只是多了嗟声一叹。


两个朋友异地通话时,甲对乙说:“你先挂,或者我等你挂。” 后来,这段对话多持续了数小时。

一对父子站口送别时,父对子说:“快上车,或者我马上走。” 后来,父亲回头凝望着车厢良久。

一对恋人久别重逢后,他对她说:“好久不见!” 后来,这对恋人还是没能白头首。

在一起或分离,爱你或不爱你,这两件事,其实没有绝对的联系,只是,无论是相距千里,抑或被迫分离,无论是鲜有联系,抑或杳无声息,只需眼意心期,就已愿成心许。

若干年后的一天,若干次的告别后,她是否也能听到那一句:

“留下来,或者我跟你走。”
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
注:

  • ①捋:这里读“lǚ”音,本意是以五指持物,这里意指为触及、拥有。
  • ②山茱萸: 落叶乔木,枝黑褐色,叶对生、狭卵形,早春开黄花、呈伞状花序。相关电影作品有《花水木》等。
  • ③眼意心期: 形容双方愿望一致,精神互相沟通。
  • ④留下来,或者我跟你走:引自电影《海角七号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