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水河

蔚明如海的晴空上,掠不起任何一丝的微澜,只看见,白皙无暇的云朵儿,牵着暖暖的晨曦的手,踏遍了整个天空。

“你看,那儿的阳光好美。”“是啊!好美!”两个稚气未脱的少年少女,男孩和女孩,背着书包,带着欢笑,他们数着依相影随的云朵,携着童真,正要“上学”去。

路上,似乎是荷塘边飘来的乐音,“哦?你听见了吗?是八音盒的乐音!”“嗯,我们去看看吧!”他们的目光和身影都移向了河边,云也似乎飘向了那边。

他们来到河边,只见晨微与鹭鸶齐飞,静水共宁天一色,疏密工整的灌木丛里,充郁着干净的乐音,是一只精巧工致八音盒,镶有两个对视的小天使,它们因目光交错而射出的光芒,似乎反射到云层上,又穿过云层,似乎是去了天堂。

“哇,真好看!”不知是男孩,是女孩,还是云彩发出的惊叹,交接着这凝洁而皙柔的乐音,铺遍在他们上学的路上。

似乎是每一天,每一次,只要又他们路过的身影,云彩就不会眼生黯淡。

“哇,真好看!”这句熟悉而又陌生的话送走了他们的童年,却送不走自己、天空和云。

他搬走了,因为家庭的变故。

……

天空依旧静默无痕,云彩依旧白净无变,因为太熟悉掩盖了时间,不知何年何月的一天,荒芜却非杂草丛生的河边,那个缄默的河边,绘有一个缄默的身线。

岁月在变,服饰和身形却怎么也促成不了人的改变,云彩还记得他──曾经的那个男孩。只是这一次,他留给了天空,多了一份忧伤。

晨微渐渐散却,静水与天依存,他静默的身影比深扎于地下的柏树还要坚硬,时隐时现的八音盒的乐音,似乎是发于他的心海,又袭于云的心隙,就在天与地之间,画出一条线,两条线,一个面,几条线,最后,透过夕阳余晖的漫射,形成一个熟悉的笑脸。他看着,他听着,他在心底抽泣着。

他从怀里拿出一张奠像,和他一样面对着水天相接的地方,他捧着那幅像,他又伫立着,和着同样良久伫立着的云与天,同样干净而宁静的乐音,划出一道最美丽的弧线。

温煦如风的碧空上,触不见任何一丝的波涛,只看见,白皙充厚的云层里,回放着河边的故事,河岸的身影,还有男孩的梦中,那些触不及的云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