没有说过真的爱

我没有说过真的爱你。

昨天,我借到一本选刊,看到一则故事:那是一位母亲,每天倚在缝纫机下的母亲。她有一个儿子,读书的儿子。

我没有继续看下去,是因为我自己的母亲从那遥远的海滨城市②给我打来了电话。我小心地按下接听键,双耳侧听着。

“家里冷吗?记得要多穿衣服,初三了,学习很紧吧,可不要……”

沉重和蔼的语丝穿射过来,萦绕住我的心扉,我的手愈发地抖动着。我没有说话。

半响,母亲倏地咳嗽了一下。我的手颤抖地更厉害了,我喃喃的说:

“妈,其实我一直有一些话想对您说,只是因为您太忙,每次……”

“男孩子有话就直说,不要扭扭捏捏!”妈打断了我的话。即使相隔千里,我也可以找到她呼吸加快的证据。

“妈……”

“老弟,在家吗?”一个熟悉的脚步声愈来愈近,随口的一句话划破这秋日的寂静,也堵塞住我的小嘴。我转过身来,原来是哥,他刚从寄宿高中回来。

我用手半掩住嘴,小声说道:“妈,下次再打电话……”说完,便挂断了,站直身子对着歇在靠椅上的哥说:“哥,回来啦……”

……

黄昏临近,我轻轻地躺在我的床上,床单是淡黄色的,只是中间多了一对互相怜视的母熊与小熊,放射着几点温馨。我在想,妈现在一定正动用着她的双手,她的眼睛也一定注视着某样东西。对了,她在工作。

窗外突然刮来了一阵风,扫荡着我的房间,每个角落里都有了几丝凉意。

“吱──吱──”,这风有点不讨人好,吹开了我书桌上的几本闲放着的书。我伸了一个懒腰,准备起来清理书桌。再次看到那本选刊,又兴致勃勃地品读起来。我才记起,那篇还未全读、品析的文章。

我有些惊讶,在她儿子读初中的那年,她总感觉身体有些不适。有一天,儿子回家找不到母亲,村民们最后在通往城里的一条山路上发现了他的母亲,只是,她已经停止了呼吸。看到母亲紧握带有商标的T恤衫,儿子明白了一切。那一天,母亲是到城里,给她儿子买他梦寐以求的T恤衫,因为这是一个偏远的小山区,每个孩子所能贴身保暖的,也只能是粗针棉线缝纫的小布衫,所以,每个孩子都渴望有一件有商标的衣物,她的儿子也不例外。谁知,他的母亲有高血压,在回家的路途上不幸发作了……那一天是3月7日,他儿子的生日。

故事并没有结束,有剩下的几页已经被撕走了。于是,我尽力的想象着,因为泪水,早已迷蒙了我的双眼。我实在面对不了这样的故事。我想,那孩子要是在他母亲生前,多给一点儿子的关怀,也许这还是一个唯美的故事。

于是,我走到书桌前,拿出一摞信纸,写下我想对母亲所说的话。也不知过了多久,写了多少,收下笔,微笑着塞进一个大信封,写下那座城市的地址,写下邮政编码,满怀信心地奔跑到邮局,把它塞入邮箱。

“我相信,您一定会微笑的,因为我爱您,真的很爱……”

“有一天,我一定去看您,一定!”


①本文曾获2008~2009年度中国中学生作文大赛湖北赛区省级一等奖,作于2008年11月16日。 ②该城市指作者一生喜爱的城市上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