漫长的纪念
以前每年过年,爷爷总是一个人,坐着小板凳在门前闭目沉思。 稚幼之年,总是听爷爷讲他少年时代的故事。爷爷是一个典型的知识青年,谈三国评历史,还写得一手好字,然而,因为文革的到来,导致了生活的一落千丈。因为是地主的儿子,学习优异,却必须放弃。 奶奶说,文革后,生活所迫,爷爷年轻时连打带扛了十几年的红砖,结婚时的婚房,亦是那些手工砖一块一块砌起来的。我很难想象,一个内心洋溢着知识抱负的年轻人,突 ...
二〇一四
一 · 那个人 哗啦啦,雨一倾而下,他的全身湿漉漉的。 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,突然遭遇狂风暴雨,他只能把单车停靠在一个便利店的屋檐下,然后撑开那把陈旧但也净整的伞,但仍然,只能任由凉风从四面八方袭来,扰吹乱着他的发丝,凝固着他的肉躯。他蹲靠在墙壁旁,静静地看着每一个路过的身影,和每一颗从屋檐匆匆滑落的雨滴。 良久,他拿出手机,打开了拨号界面,快速输入了一串数字代码,然后拨打了过去,接 ...
执念之声息,无言也不离
向日葵倾心于最接近阳光的地方,于是,她习惯不断转身,执着回首,只为捋 ① 得一瞬明亮;山茱萸 ② 扎根于最接近天空的方向,于是,她着手抚摸风向,吮吸滋养,只为唤得漫野清香。 执念之物象,是最接近于爱的方向。 炽热的岩浆受过溪泉几千年的润洗,洗掉了温度,也流掉了棱角,沉淀着的冷峻温柔,引得游人迷离;粗犷的 ...
不远,不近
你有没有觉得,听音乐时,塞上耳机的那一刻,自己的情绪会骤然膨胀? 如果,你选择在心情低落甚至伤感的时刻去听同样低沉的旋律,"1+1>2""的效应会在这里被证实。同样,极度兴奋的时刻也是如此。然而,这种"越域"并不适合我们,因为,放大化的情绪会影响到我们最初的决定,甚至改变初衷。 正因如此,我们可能在自己会做的事情面前却步,可能在自己喜欢的事物面前说讨论,也可能在自己低落的时刻勉强微笑。 ...
我们的存在
好多个夜晚,黑色舞动着,简直就想要使整个星空都黯淡下去一样,然后,就是那闪烁在脸上的点点星光,向我默诉,永远是存在的。 逐渐长大着的我们,才知道并没有什么永远。但是,唯有那样的夜晚,时间静止,那样的瞬间,回忆漫长。于是,它开始比什么都要真实。 是梦吗?还是幻影?又仿佛是我们的一生,于是,还很年轻的我们开始幻想,真的存在着永远,可是,无论是谁,都会长大成人。所谓的永远,也终是回忆。 也许, ...